金元百利资产管理
5129亿定增调查:275公司344次 3成大股东参与
2015-01-14  理财周报 李沪生

  定增,一直以来都是资本市场逐利的方向,相比起定增来说,IPO只不过是小打小闹。

  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11月4日,今年来共出现334次定增,共有275家上市公司参与其中,募资总额超过5000亿元。

  这一数据刷新了往年的纪录,仅今年9月就出现定增75次。

  但总体来看,上市公司定增数量超过10亿股的并不多,仅有14起,占比不到5%。甚至有24起定增数量不到1000万股,最少的兴源过滤4月3日的定增仅有202.34万股。

  大股东成为了参与定增新的趋势,在334起定增中,共有111起发行对象涉及公司大股东,另有26起涉及大股东关联方。

  当然,说到定增,就不能不提热情爆棚的机构投资者,334起定增中共有176起定增对象涉及机构投资者,占比高达52.69%。

  但仍有31起定增在11月4日收盘价中较定增价格下跌,套牢投资者。

  定增背后,谁主沉浮。

  5000亿规模引爆市场

  275家公司,334次定增,总募资金额超过5000亿元,构成了今年定增市场的格局。

  上海金元百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助理总裁、深圳业务部总经理王永谦表示,近期投资者对资本市场预期呈上升态势,局势也较往年发生了变化。

  由于A股行情的不断火热,定增市场也受到了传染。

  根据财通基金统计,2013年共有263家A股上市公司实施了定增方案,累计增发数量522.07亿股,募集资金规模达3463.65亿元。

  而这一数据在2014年10月末被刷新,近300家上市公司成功实施了定增,募资总额高达4786.15亿元,已超去年全年。

  数据显示,截至11月4日,今年定增市场共计贡献了5129.51亿元的资金,855.75亿股的数量也为A股市场注入新的活力。

  11月仅过去四天就已经出现了三次定增,华录百纳两次定增与三特索道共计贡献29.19亿元的资金。

  仔细来看,今年来的334次定增集中在第三季度,仅9月份就出现了75次,占到全部次数的22.46%,4月份以40次紧随其后,1月、3月和7月均出现36次,最少的2月也有14次,平均两天一次定增。

  其实10月份较此前数月已有所放缓,仅有30起,较9月份下降超过50%。

  在275家上市公司中,定增数量最多的依然是今年4月份的“天价”京东方,共计增发217.68亿股,仅一家就占据了全部定增的25.44%,排名第二的海澜之家定增38.46亿股,仅占京东方的不到五分之一。

  总体来看,上市公司定增数量超过10亿股的并不多,仅有14起,占比不到5%。甚至有24起定增数量不到1000万股,最少的兴源过滤4月3日的定增仅有202.34万股。

  而从占比上来看,京东方定增数量占到其公司总股本的61.68%,依然位列前列。有7家上市公司定增占比超过70%,信威集团和海澜之家更是超过了80%,分别达到89.43%和85.61%。

  在334起定增中,共有59家上市公司实现了两次定增,其中信威集团在今年9月的两起定增共计257.41亿元的资金量无疑是之最,航空动力7月2日共计127.6亿元的资金也排名靠前,余下多家公司总和大多不超过30亿元。

  “根据数据统计,2008年开始,定增作为一个整体,每年都大幅跑赢沪深300,一直都是正收益。这是一个非常看得见摸得着的财富效应。” 财通专户理财部副总监黄元华对记者解释了其对定增的热情。

  其坦言,定增市场的容量很大,与新三板、IPO相比是几倍甚至几十倍,能够接纳比较多的资金,对市场的冲击也很小。

  根据wind数据统计,5129.51亿元的资金无疑可以被称为“大手笔”,京东方再次以457.13亿元荣获冠军。

  此外超过100亿元的还有信威集团、平安银行、海澜之家、方正证券和招商证券,分别定增224.87亿元、147.82亿元、130亿元、129.84亿元和111.49亿元。

  通过数据可以发现,在334起定增中,大多公司均完成了预期的募集金额,仅54起有一定差距,共计少募集资金133.9亿元,其中超过10亿元的有三家,欧菲光以接近20亿元的差距位列第一,相较其40亿元的预期发行价相去50%。

  早在今年8月,理财周报就曾报道过欧菲光的定增事项,彼时欧菲光的定增与公司股权激励划上等号,通过财通基金设立的欧菲投资1号资产管理计划购买和持有欧菲光股票。

  按照当时欧菲光的股价,市场早已判断此次定增势必无法达到预期募集金额,最后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但欧菲光方面表示将会以自有资金或通过其他融资方式解决。

  大股东参与占比过三成

  欧菲光的股权激励并不是今年定增市场的独一例,兴全专户投资部投资经理王明旭对记者坦言,“以往的定增很简单,在2006年之后,定增就作为替代公开增发跟配股的重要的再融资手段,上市公司有新的竞争产能或是说有新的并购,就可以定增。但其实从去年的下半年开始就已经有了变化,大家用定增的手段去实现了新的功能,比如股权激励、控制人变更、重大资产重组。”

  其认为,由于此前更多的上市公司实现并购都是上下游之间完成,因为从去年开始由于很多传统行业需要转型的缘故,加上原来的股东又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控股权,越来越多的公司就出现了双主业、三主业。

  从定增目的来看,334起定增中项目融资占到了131起,加上67起配套融资,占比接近60%。但相比往年,其他的定增目的逐渐提高了份额,其中引入战略投资者占到11起,壳资源重组占到20起,融资收购其他资产占到11起,公司间资产置换重组占到69起。

  此外,实际控制人资产注入达到19起,集团公司整体上市占到6起。

  王永谦表示,一般而言,参与定增的主要有公司大股东、机构投资者以及部分自然人,定增目的包括融资、并购、资产注入、引入战略投资者等。

  “通常那些有大股东参与、收购资产或募投项目能为公司带来丰厚的业绩、折价发行的定增项目,获得超额收益的概率相对更大。对此,金元百利也偏向于有大股东参与的定增,如果是大股东全额认购,其认购价格必然就是该股长期的价格底部。定增价格是核心问题,出于利益最大化的考虑,大股东会把定增价格定在对自己有利的位置,一般而言,有大股东参与的定增,其折价率也更高。而大股东认购的方式也很关键,现金认购最佳,假如以股权或资产做对价,则更需要关注质地。”

  在334起定增中,共有111起发行对象涉及公司大股东,另有26起涉及大股东关联方,占比超过三分之一。

  最特殊的案例则是松芝股份。

  10月22日,松芝股份公布董事会预案,公司拟以13.02元/股的价格向陈福泉、京投公司、重庆信三威、建投投资和安徽铁投等交易对方非公开发行股份,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为不超过76804700股,募集资金10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新能源汽车空调业务发展所需的流动资金。根据该预案,大股东陈福泉认购超过1536万股,占本次非公开发行股份数的20%。

  原本前景美好的定增预案并未得到机构认同,复牌当天大跌3.13%,主力资金净流出达4689万元,当日卖出方前五大席位有四席被机构占据,涉及卖出金额为1.59亿元。但亦有两机构买入2800万元,分歧存在。

  虽然随后几日恢复上涨,但机构仍然保持谨慎。

  而在111起涉及大股东的定增中,大股东包揽全部资金的就占到了36起,平安银行的147.82亿元的募集资金也让其大股东加大了话语权。而这36起中资金也多由现金支付,共有27起。

  中国财政金融政策研究中心副教授许荣表示,大股东认购上市公司定向增发的股份,理论上存在效率促进和掏空两种动机。“我们实证发现,大股东认购上市公司定向增发股份的比率和市场公告效应显著正相关。这一正向市场公告效应是由大股东资产认购而不是股份增持或现金融资造成的。”

  机构火热

  当然,说到定增,就不能不提热情爆棚的机构投资者,334起定增中共有176起定增对象涉及机构投资者,占比高达52.69%。

  定增市场的火热也吸引了不少原本低调的资本势力纷纷抢食。他们通过旗下投资平台或者与上市公司牵手设立产业并购基金的模式,以参与定增市场的资本盛宴。

  10月22日,易华录披露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以29元/股的价格定增5500万股,募集资金15.95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借款。

  刘虹所掌控的“成功系”通过旗下潇湘君亨投资企业,拟出资2.02亿元认购易华录698万股股份。其实,易华录并非成功系近期参股的唯一一家上市公司,9月30日公布定增预案的富春环保、宝胜股份,以及10月20日公布预案的新华锦的定增对象中,都可以看到成功系的身影。

  此外,中植系在今年3月19日中南重工的种族方案中成功参与其配套融资,一举成为第二大股东,此后,“中植系”就开始频频现身上市公司定增。

  据理财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4年年初至今,“中植系”公司参与定增的案例就达7起,合计耗资达22.67亿元。光7月份就有3例,康盛股份、荃银高科、超华科技。8月、9月、10月则分别参与松辽汽车、北陆药业和佳都科技定增。

  硅谷天堂也同样出现在了赛为智能、赞宇科技、长城影视、梅安森、泰豪科技等多家A股上市公司定增名单中。

  而基金和券商更是主力中的主力,出现在654次定增名单中,其中基金就占到了528起,财通基金更是以64次遥遥领跑。

  据财通方面透露,目前公司最新数据,今年来已参与定增达到71只。

  “自2006年起,当大盘点数在2000点左右,定向增发的正收益比例近100%,参与定增投资获取正向收益是大概率事件,因此目前是参与定向增发的较好时机。”财通基金方面表示。

  沪上一大型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分析称,定增通常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无论是收益还是折扣,都是机构参与的意义。

  “虽然定增成本是锁定一到三年,丧失流动性,但量大和折扣都是他的优势。”国泰基金财富管理中心投资总监张则斌对记者解释道,跟其他机构相比,基金公司投研团队会有比较好的基础,在基本面研究与上市公司关系方面,全市场的大部分券商都是公司的资源,“更重要的还是基金公司做二级市场时间长,有积累,对上市公司的判断更准确。”

  黄元华也坦言,即使是在市在高位转弱的时候,定增本身就具有一二级市场的价差,“只要我们能有合适的投资标的,公司将大部分的风险头寸对冲掉的话,单单就锁定这个价差收益,也能让我的定增做成一个持续不断的投资方向,到那个时候我的投资目标就不是每年的权益类投资收益,而是类固定收益的投资。”

  其表示,公司研究后发现,今年以来,定增的事件驱动型的股票二级市场表现突出。

  根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11月4日的收盘价,较增发价格涨幅超过100%的就有57家公司,视觉中国和信威集团更是超过了300%,分别达到326.14%和325.12%。当然,两者的发行价格均不高,仅为5.28元和8.6元,折价率分别达到73.18%和73.1%。

  值得注意是东方能源在今年1月14日实行定增,4.35元的定增价格仅存在7.84%的折价率,但依然获得了240.92%的涨幅。

  当然定增并不是完全无风险,在334起定增中,11月4日收盘价较定增价格下跌仍有31起,杰瑞股份甚至已亏损接近50%,为49.8%。不难看到,被套牢的均为机构投资者,银华基金、上投摩根基金、平安资产、民生通惠、海通证券和博时基金分别出现在其定增名单中,分别获配831.94万股、745万股、1265万股、475万股、475万股和495万股,仅从这点来看,自2月14日定增发行以来,该几家机构已分别亏损2.9亿元、2.6亿元、4.41亿元、1.66亿元、1.66亿元和1.73亿元。

  此外江河创建、中银绒业和互动娱乐的跌幅也均在40%以上,分别为42.67%、42.72%和46.91%。

  “市场确实有自己捉摸不定的规律,如果定增的参与者都是对股票把握得特别好,理论上每一个参与者都是赚钱的,事实上不是这样的。”黄元华表示,“未来确实是不好预测和评估的,从历史的数据来看,定增这个市场的总体收益比较高,也比较持续,但阶段性的也会有很多股票破发,这也会给投资者带来损失。我们唯一在做的事情就是,引导投资者去对冲个股风险,不要刻意的去追求单票的收益。”